立即打开
面对疫情和中美关系不确定性,JAT做了一个同样的选择

面对疫情和中美关系不确定性,JAT做了一个同样的选择

杨安琪 2020年08月10日
京东、阿里巴巴、腾讯三家公司殊途同归。

在今年的《钜富》世界重点企业榜单中,京东集团、阿里巴巴集团、腾讯控股依旧保持中国互联网公司中的前三名。其中,京东集团排名102位,阿里巴巴集团排名第132、腾讯控股排名第197位。

过去一年,JAT三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均遇到了不同机会与挑战。在疫情的大背景之下,无接触配送、在线协同办公等互联网服务迎来爆发增长,同时三家公司均通过输出技术,试图加速传统公司的转型,以获得更多收入。

另外,三家公司遭遇到共同的挑战在于,中美互联网之间的割裂愈发明显。这点阿里巴巴和腾讯遇到的问题更为突出。

在外部环境导致的变化之外,JAT三家公司并且方向一致,都把未来重点都放在了用数据化手段改造传统世界的征途之上,即从传统互联网公司向技术输出型公司的转型中。

京东集团从去年的139位跃升至102位。这家公司在过去一年中最大的变化是创始人刘强东重新树立了公司使命,他提出:技术为本,致力于更高效和可持续的世界。

在刘强东发出的公开信中表达,从京东业务场景中沉淀下来的技术能力只有应用到更大的范围——降低社会供应链的成本、提升全人类的生活质量,才会发挥最大的价值。“未来10年,技术的进步会比过去100年的都来得更猛烈。我们也会坚定不移地转型成为一家技术驱动的供应链服务公司。”

供应链和技术成为了京东转型的两个关键词。其中的逻辑是,京东集团要将其各个板块像“积木”一样拆解,并且拆解出来后,不仅服务京东,而是更多向整个社会输出。

由此京东展开了一系列裂变效应。比如从京东集团内部独立出来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如今已经进入中国科创板上市流程。京东数科的具体使命就是用AI方式改造传统产业、驱动产业数字化;京东物流开放后据测算,其在2019年度的营收超过500亿元,京东物流也在这一年实现单季度盈利,其商业估值己经高达2300亿人民币。另外,京东健康、京东工业品等其他平台也在逐渐开放,并且谋求单独估值与融资。

京东集团的挑战主要来自于中国国内。其在下沉市场一直与拼多多展开竞争,拼多多从下沉市场的崛起也触发了京东自己的反思。这种反思导致的结果就是,京东在零售、技术、物流整个体系性的下沉。

阿里巴巴集团在今年的《钜富》世界重点企业中排名上升50位,达到132位,成为三家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提升最快的公司。其创始人马云在去年9月10日宣布退休,张勇正式成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

疫情之下,今年6月张勇在《钜富》杂志发起的“钜富CEO倡议”视频论坛上表示:“所有的零售商需要适时调整策略,更好地通过数字化来服务用户,从而形成一个独特闭环来全周期地运营消费者。”

同时,张勇表示,在阿里巴巴有40%的员工是工程师,他们在这段时期都是线上办公。“我们发现线上的合作是非常高效的,所以认为这段时间的线上合作,可能会彻底改变未来的工作方式和状态。”

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达9.60亿。阿里巴巴同样强调了数字经济体和技术输出。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阿里云在2020年财年营收超过400亿元,并且连续两个季度营收超过100亿,其估值也超过了770亿美元。

但阿里巴巴的数据化进程中面临的挑战来自外部环境。就在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将建立“清洁网络”计划,其中包括禁止阿里巴巴等中国云端服务提供商在美国收集、存储和处理美国公民个人信息。虽然阿里云在北美并无过多业务,但依旧为其未来发展之路设置了巨大障碍。

腾讯控股在今年的《钜富》世界重点企业中,排名上升40名,提升至197位。在疫情期间,腾讯会议成为明星产品,并且腾讯会议将为联合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全球对话提供在线服务,其国际版用户更增长了6倍。

过去两年,腾讯不遗余力地向产业互联网转型。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人民日报》上撰文称,产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在网络、算力、算法和安全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要求,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快以5G、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为核心内容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是“数字土壤”,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战略基石,将为产业互联网发展提供基础保障和必要条件。

与此同时,该公司从传统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投入过程持续产生回报。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腾讯财报中显示,腾讯产业互联网的代表板块之一,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经受疫情考验,单季收入264.75亿元。

腾讯和阿里巴巴同样面临了国际形势变化带来的挑战,甚至这种挑战对于腾讯更为明显。目前,印度已经封禁了微信服务。此后,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6日签署行政令,称移动应用程序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微信及其中国母公司进行任何交易。并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表示,美国要禁止腾讯的云端服务系统。这些外部变化对腾讯来说,无疑将使其国际化业务在全球化进程中受挫。

总体而言,JAT三家公司在外部环境不确定下,都作出了同样的选择,即通过技术和数字化试图完成转型,希望在新一轮的科技竞争中取得优势。(钜富中国网)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钜富Plus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