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贝尼奥夫“不务正业”

贝尼奥夫“不务正业”

乐文澜(Michal Lev-Ram) 2021年06月16日
个性张扬,但又注重实务——一个人通常不会同时拥有这两种性格。

赛富时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为人高调又极富远见,在他的领导下,这家软件公司飞速增长,发展速度令人侧目。该公司最近花费280亿美元收购了Slack,这笔交易是否会让他放慢脚步?或者说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赛富时(Salesforce)的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在自家接受我的采访时竟然姗姗来迟。

这位科技大亨的豪宅可以俯瞰旧金山湾区。我坐在后院无聊地打发着时间。在当地人的眼中,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中午左右,浓雾开始慢慢散去。仔细看还能够看到金门大桥的红色钢筋底座在地平线上若隐若现。海鸥盘旋,浪花轻卷。在这样的环境里等人并不无聊。

赛富时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推动公司实现了惊人增长。图片来源:CHRISTIE HEMM KLOK

还有几位赛富时的高管也在等着与贝尼奥夫举行会议。其中一位是赛富时的首席设计官,他将通过视频形式参加会议。为了这次视频会议,还专门准备了一台显示器。

他过一会儿就会询问一遍:“马克在吗?”

没有人知道首席执行官在哪里或者他正在干什么。但似乎也没有人对他的缺席感到不满。

3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贝尼奥夫到底在哪儿?

或许有无数种可能:他可能正在给灵长类动物学家简·古多尔发短信。或者与他的好友、演员马修·麦康纳亲切交谈。麦康纳称贝尼奥夫作为首席执行官的“领导力”令他备受“启发”。或者他正在与波诺进行FaceTime通话,为什么不呢?与贝尼奥夫相处一段时间,你很快就会发现,这些都是他经常做的事情。

很少有首席执行官可以像贝尼奥夫那样。他拥有摇滚巨星一样的地位,习惯性迟到,还有“全球巡演”。赛富时的“全球巡演”就是公司在世界各地组织的丰富多彩的活动(贝尼奥夫经常担任活动的演讲嘉宾)。贝尼奥夫在社交媒体上有众多粉丝,包括100多万推特粉丝。

他出过书,甚至在2018年与妻子林恩·贝尼奥夫收购了《时代》周刊,成为一名杂志大亨。两人已经结婚15年。在瑞士阿尔卑斯山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精英云集,而他举办的午宴关注度最高,他的派对也最受欢迎。他除了利用这些平台推广公司的产品以外,还会宣传自己所从事的若干事业,小到减少无家可归者,大到拯救地球等。

马克·贝尼奥夫的身边有一批名人好友。其中包括(从左到右,从前到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喜剧演员克里斯·洛克、戴尔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音乐人波诺、演员马修·麦康纳、魔术师大卫·布莱恩、灵长类动物学家简·古多尔、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巴拉、音乐人尼尔·杨、音乐人伦尼·克拉维茨、金属乐队鼓手拉尔斯·乌尔里克、世界经济论坛创办者克劳斯·施瓦布和音乐人Will.i.am。图片插图:JOSUE EVILLA

身高6.5英尺(约1.98米)的贝尼奥夫参与的都是重大的、大胆的事业,这似乎是他的行事原则。这也成为赛富时一直以来的管理信条。

贝尼奥夫在1999年参与创建了赛富时,并经营了20年。过去十年,该公司的收入增长速度超过了其他大型软件公司。在《钜富》美国重点企业公司中,只有Facebook一家科技公司在2010年至2020年期间的销售增长率超过了赛富时。(赛富时的年增长率高达29.1%,这种强劲增长的势头使其在《钜富》美国重点企业中的排名,从去年的第190位提高到今年的第137位。)而且该公司的增长似乎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至少贝尼奥夫没有这样的打算。

他向我以及在场的其他人宣布,未来五年,赛富时的收入将增长一倍以上,从213亿美元增长到500亿美元。

贝尼奥夫已经逼近老东家甲骨文(在今年的《钜富》美国重点企业榜单上排在第80位),并将目标瞄准了更大的竞争对手微软(第15位)。两家公司在客户关系管理软件等企业软件领域的竞争异常激烈。彭博行业研究的一名高级分析师阿努拉格·拉纳告诉《钜富》杂志:“赛富时是唯一一家能够在企业应用领域挑战微软的公司。”

这两家公司很快将在另外一个领域展开竞争:支持分散办公的员工实时互动的协作工具。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这种工具变得更加不可或缺。贝尼奥夫预测到了这种未来趋势,希望抓住良机。

他说:“我们力争成为远程办公领域的领导者。”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就像是在简单地宣布一个五年计划。

但贝尼奥夫确实有一个路线图:去年12月,赛富时宣布计划收购协作软件开发商Slack,该笔交易的价格为277亿美元,预计将在今年夏天完成。贝尼奥夫希望Slack成为未来公司协作工具的接口。他将这笔巨额交易称为“天作之合”,这是赛富时史上最大手笔的并购交易。

但有分析师担心,该公司付出的价格过高。(该交易对Slack的估值是其最后一次报告的2021财年营收的30倍以上。)分析师还担心,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Slack的增长率落后于部分竞争对手,这笔交易将稀释赛富时的毛利润,而分析师更希望赛富时专注于利润,而不是收入增长。

拉纳称:“华尔街很不满,因为贝尼奥夫总是在收购,而且他一直都在追求收入增长。”

现在,贝尼奥夫必须证明这笔风险极高的收购物有所值,证明Slack可以成为所有赛富时软件的中心枢纽,并且这一次不仅能够快速完成整合,还将为其产品创造优势,帮助他实现500亿美元的收入目标。

虽然这听起来是一项严峻的挑战,但贝尼奥夫似乎足以应对,他所追求的并不是在《钜富》美国重点企业中的排名,而是渴望名垂青史。在我们交流的过程中,贝尼奥夫很少提到赛富时实际销售的产品,例如帮助销售团队跟踪销量状况的工具等。相反,他一直在讲他为解决全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所采取的措施。

他在2020年年初与好友古多尔发起了一个项目,希望在2030年之前植树1万亿棵,从而降低全球平均气温,减少空气污染。他还希望清理海洋污染。

贝尼奥夫告诉我:“我生活的重点正在转变。今天,我的许多长远打算和思考,大都与气候变化有关。”

按照他自己的评估,他目前在赛富时以外的事业上投入的时间达到50%至75%。人们肯定会猜测华尔街是否会注意到这一点。他的员工(现在有大约60,000人)、媒体和日益壮大的“激进主义首席执行官”这个群体,也在密切关注他如何在经营公司、整合Slack、与微软竞争的同时,实现这些宏大的慈善目标,以及他如何继续为股东实现自2004年6月赛富时上市以来至少26%的年化回报率。

当见到贝尼奥夫的时候,这些重大的问题都已经从我的脑海里消失不见了。在采访当天,姗姗来迟的贝尼奥夫迟到了约一个半小时。贝尼奥夫穿着一件宝蓝色运动外套和深色休闲裤,缓步走进房间,在众人的环绕之下非常引人注目。他长发及肩,梳着背头,面露微笑,神采奕奕,口若悬河。

他来到后院,在一个大圆桌边就坐,身后是壮阔的旧金山湾区。待他坐定之后,采访正式开始。他指向身后美丽的沙滩说道:“这里是‘火人节’开始的地方。”一年一度的“火人节”艺术节现在已经移师内华达州的黑石沙漠。

就这样,我已经忘记了他迟到很久的事情。

****

在对话终于进入正题之后,贝尼奥夫评价Slack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说:“你知道吗,我认为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是个天才。他创建的环境可以让任何人通过手机或电脑在任何地点工作。而且他所创建的模式更简单。他是这个领域里的开拓者。这种协作界面代表了计算的未来。”

摩根大通的一名研究分析师马克·墨菲表示,2020年12月1日,赛富时宣布已经签署收购Slack的协议,当时许多投资者对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Slack的市盈率倍数和估值过高。因此它一直表现出色,否则这笔交易可能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当天收盘之前,赛富时的股价暴跌超过8%。

贝尼奥夫多年来收购了多家公司,仅过去五年内就收购了30多家企业,这种做法被认为是以牺牲毛利润为代价增加收入而备受批评。但他表示,与之前的交易相比,收购Slack带来了截然不同的机会,让公司能够从全新的角度思考客户如何访问其工具并与之互动。

在十多年前,贝尼奥夫曾经尝试自创一个协作界面Chatter。但这个备受吹捧的群聊功能实际上从未正式推出。贝尼奥夫说道:“我们停止了这方面的创新,主要原因是这并非我们的营收项目;它更多的是赛富时的一种内部反馈。”

或许是因为Chatter过于超前,或者是因为它并不是赛富时的主营业务,因此一直无法达标。赛富时面向客户的销售、市场营销和客户服务等团队设计的企业软件表现出色。赛富时的第一款产品是面向销售人员的客户关系管理软件,销售团队可以利用它来跟踪与客户的互动、发送个性化的信息以及开展各种活动等。(赛富时以客户关系管理的英文缩写“CRM”作为股票代码,目前该业务尽管增长速度最慢,不过仍然贡献了约四分之一的公司收入。)

但摩根大通的分析师墨菲依旧认为,贝尼奥夫有一种预测未来趋势的神奇能力。他说:“赛富时能够把握商业的未来。它总是可以领先于市场。”

Slack的增长并非昙花一现,公司也没有像现象级视频会议应用程序Zoom等业内同行那样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实现大幅增长。但该公司的产品,尤其是对团队更年轻的企业客户有较高的黏性。这两家公司的合并,可能会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巴特菲尔德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告诉我:“赛富时将在Slack投入大量资源。我说的不是资金,而是人力。我的意思是,赛富时将进行平台整合,就像我们一直以来所宣传的那样。”

虽然贝尼奥夫为人高调,但巴特菲尔德性格细腻,在谈到将Slack出售给赛富时的交易时,他承认这笔交易依旧有很大赌的成分:“大部分并购交易并不成功,所以你必须让自己相信,这是一笔出色的交易。”

巴特菲尔德紧接着说他相信这笔交易非常理想。虽然该笔交易长期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依旧非常乐观,原因之一是他清楚贝尼奥夫在全力推动深度整合两家公司的产品。如果有贝尼奥夫参与,那么这笔交易很有可能成功。

巴特菲尔德表示:“他已经无数次证明,只要他想做某件事情就一定能够做成。”

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Slack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图片来源:COURTESY OF SLACK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把两位创始人团结在一起,那就是虽然两人性格迥异,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微软。微软对其产品Teams的定位是“职场通信解决方案”,并将其与更丰富的在线企业工具捆绑销售,因此大幅提高了该产品的客户采用率。但新冠肺炎疫情也带来了帮助:微软表示,Teams产品的每日用户数量已经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的3,200万增加到1.45亿。

2020年夏天,Slack向欧盟委员会投诉微软,指控微软作为一家大公司,将其同类产品与大量被广泛使用的产品捆绑销售,这种做法有失公平。(微软坚决否认了这种指控。)

赛富时同样与微软有矛盾。早在2015年,微软就曾经试图收购赛富时,但双方并未谈拢。多年来,两家公司的产品一直在相互竞争,但赛富时的拳头产品CRM始终领先于微软,其市场份额是微软的四倍以上。

巴特菲尔德的加入,给赛富时带来了另外一项宝贵资产,将增强赛富时在未来的竞争力。与贝尼奥夫一样,巴特菲尔德也是一位幻想家,只是他所代表的是更加擅长使用网络表情的一代人。

据内部人士透露,赛富时的另外一项宝贵资产是现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布雷特·泰勒。2016年,他的新创企业Quip被赛富时收购之后加入了该公司。泰勒曾经担任过Facebook的首席技术官。许多人认为他是贝尼奥夫的接班人。

泰勒说:“马克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无论谁接替他,都必须在公司留下自己的印记。”

贝尼奥夫曾经说过,最初是泰勒和巴特菲尔德向他提出了收购Slack的计划。这两人可能代表了赛富时的新生代力量,前提是他们可以一直留在这里。

无论是在完成收购之后留住原公司的创始人,还是留住母公司的高管,赛富时在这方面的表现好坏参半。

2018年,贝尼奥夫任命时任首席运营官基思·布洛克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但这种双首席执行官制度并没有持续太久。2020年2月,上任不足两年的布洛克离开了公司。贝尼奥夫重新成为了公司的唯一首席执行官。(在布洛克离职时,贝尼奥夫曾经感谢这位高管为公司做出的贡献。他说:“基思的战略性思维和出色的运营能力,大幅增强了公司的实力,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彭博行业研究的分析师拉纳表示:“在布洛克离职的时候,许多华尔街的分析师最初都以为要出大问题。”但投资者很快发现,这件事没有影响公司保持快速增长的能力,因为有贝尼奥夫继续掌舵。摩根大通的墨菲说:“相信我,他是这家公司的掌门人。”

后半句是关键:在许多投资者的眼中,赛富时就是贝尼奥夫。正如墨菲所说:“马克与赛富时是一体的。这是他身份的象征。”

但股东、客户和崇拜他的大量员工心中有一个疑问:假如赛富时没有了贝尼奥夫会怎么样?

****

贝尼奥夫并非一直都是老板,虽然他从很小就立志要成为一名老板。他在数据库和应用程序提供商甲骨文崭露头角,当时他的上司是以脾气暴躁而闻名的甲骨文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

贝尼奥夫说:“当时我26岁,是公司里最年轻的副总裁,而且我也没有接受过任何的领导力培训。”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不止是经验不足,还有无法专注的问题。他有无数想做的事情,但他绝不想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为另外一名男性领导者打工。

此外,他从一种新型商业模式中发现了巨大商机:通过网络销售企业软件。消费者互联网已经普及,但企业并未开始接受线上运营。于是,贝尼奥夫在1999年离开甲骨文,创建了赛富时。

他创业的理念是什么?以前,企业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购买笨拙、昂贵的软件,甚至还要付出更多的成本,针对其需求进行软件定制,而赛富时开发的工具能够在线访问,企业客户通过订阅的形式购买。客户不需要投资基础设施来满足运行应用程序的计算能力要求,赛富时会在云端为客户处理好这一切。

在网上销售订阅软件在今天听起来并不新鲜。但在2004年赛富时上市时,华尔街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贝尼奥夫到底在做什么。

曾经是分析师的彼得·戈德马彻称:“这家公司上市的时候,高调的贝尼奥夫一直在吹嘘软件即服务(SaaS)是下一个大事件。当时正值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刚刚破灭,所以这种说法并没有引起投资者的太大兴趣。”戈德马彻目前在另外一家新云软件公司New Relic担任投资者关系负责人。

戈德马彻是最早开始关注赛富时的卖方分析师。他说:“我认识这家公司的所有人,因为他们都来自甲骨文的全明星团队。我不了解云技术或者软件即服务,但这些人能够把冰块卖给爱斯基摩人,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可以了。”

戈德马彻说得很对。贝尼奥夫在创业过程中,从老东家那里挖来了多位最优秀的销售人员。他们不仅开创了一种全新的产品类别,还改变了软件的销售模式,以及华尔街对软件价值的评估方式。

公司创立之初并不顺利,很难让投资者理解这种新的商业模式。但能够扭转否定者立场的人非贝尼奥夫莫属。

另外一位软件行业的资深业内人士多米尼克·帕舍尔指出:“他的个人魅力和外在形象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帕舍尔在2004年至2008年期间曾经在赛富时的投资者关系团队任职。帕舍尔记得贝尼奥夫如何在旅途中打动投资者,尽管他没有按照团队准备的脚本与投资者沟通,或许也正是因为他没有照本宣科,所以才可以成功。

他与投资者、分析师、媒体或者销售团队的每一次交谈,几乎都变成了他展现个人魅力的机会。

戈德马彻说:“他的舞台越来越大。”他回忆在公司的创业初期,曾经看到音乐人尼尔·杨在赛富时的分析师活动上登台。当时,戈德马彻想道:“尼尔·杨知道软件是怎么一回事吗?但他是贝尼奥夫的好友,所以他在场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但熟悉贝尼奥夫的人表示,这些热闹的场面都是为了达到更重要的目的。埃森哲的首席执行官朱莉·斯威特说:“马克个性张扬,但又注重实务,这种性格组合很少见。因为一个人通常不会同时拥有这两种性格。但马克有良好的信誉,因为他做的是他所热爱的事业。”多年来,斯威特曾经与贝尼奥夫合作过多个项目。

贝尼奥夫在社会和环境事业方面的投入更是如此。世界经济论坛的创办人及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表示:“贝尼奥夫写过一本与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有关的书。”其实,贝尼奥夫有多本与这个话题有关的著作。

戴尔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与贝尼奥夫是几十年的老相识,他戏称两人是“异母兄弟”。(戴尔科技公司的收入为940亿美元,在今年的《钜富》美国重点企业中排名第28位。)

戴尔记得赛富时的创始人早在担任甲骨文的高管时,就已经开始支持进步事业。戴尔说道:“他坚信企业是改变世界最伟大的力量。他的行为也证明了这种观点。”

无论是张扬的个性、支持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还是向大大小小的公司销售优秀的传统企业软件,这一切促成了一场年度盛会:赛富时Dreamforce大会。这场声势浩大、群星荟萃的庆祝活动/贸易展/反思冥想,每年举办一次,每次都让旧金山连续几天出现万人空巷的景象。

在Dreamforce大会期间,贝尼奥夫是软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不知疲倦的乐队指挥和忠实信徒。在舞台上,面对台下忠诚的销售代表、程序员等他口中的“先驱者”,这位销售总指挥不会兜售公司的企业软件,而是宣讲灵感、归属感、庆祝、使命等话题。

在2018年的Dreamforce大会期间,他鼓励团队成员“用个人行动来改变世界。”在2019年的Dreamforce大会期间,他兴奋地表示,他们为客户提供的并不是各种计算机程序,而是一场“智能革命”。

在2020年的Dreamforce大会上,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他在户外发表了演讲(并且现场少了仰慕他的观众)。他在演讲中提醒团队,赛富时这家公司是“最伟大的、能够带来改变的平台”。

或许有一些人不喜欢贝尼奥夫张扬的性格,但他们也认为贝尼奥夫总是可以做到言必信、行必果,会在自己承诺的事业中投入真金白银。1999年,贝尼奥夫在创建赛富时的同时,还成立了一个慈善部门——赛富时基金会,并确立了所谓的“1-1-1”模式,即公司将1%的股份投入其成立的基金会,每年将员工的工作时间拿出1%参加志愿者工作,并将1%的产品捐赠给非营利机构。

贝尼奥夫开创这项慈善事业的灵感,来自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人,他就是美国的前国务卿、四星上将科林·鲍威尔。自2014年起,鲍威尔任职于赛富时的董事会。

1997年,贝尼奥夫还没有离开甲骨文,当时他听到鲍威尔在一次演讲中呼吁商界领袖利用他们的特权、平台和资源,造福人类社会。

贝尼奥夫和鲍威尔在经人介绍后结识,而且这位前政府高官很巧妙地得到了贝尼奥夫的帮助,为哥伦比亚特区一所面临困境的高中采购电脑。鲍威尔回忆道,贝尼奥夫在不久之后就带着一卡车的笔记本电脑来到了这所学校。他说:“瞧,你不必跟马克说两遍。”

当然,在乐善好施的贝尼奥夫看来,只有自己知道这种善举可不算是美德。鲍威尔笑容和蔼地说:“我不记得他讲过多少遍这个有关笔记本电脑的故事。他经常讲这件事情。”但这种反复宣传坚定了他改变世界的想法。

对贝尼奥夫或者任何伟大的销售员来说,只有把商品卖出去才算成功。

****

赛富时大厦共有61层,是旧金山最高的建筑,勾勒出一幅近乎夸张的城市天际线景观。在3月中旬的采访当天,我来到了顶层的“Ohana”层。这个词是夏威夷语中“家人”的意思。在贝尼奥夫的眼中,它似乎代表了各种优秀的品德。

Ohana代表了赛富时的精神归宿,贝尼奥夫(在夏威夷有一处住所)把这个词(以及其他夏威夷语词汇)融入到了日常的沟通当中,甚至是他写给股东的信里。

今天,贝尼奥夫正在主持赛富时每周一次的全体大会。从一年前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赛富时便开始召开全体大会。赛富时大厦是该公司装修豪华、景观优美的新办公楼,实际上仍未开放,但贝尼奥夫和首席商务官瑞安·艾塔伊在这里随时准备通过大规模Zoom会议,向数以千计的员工进行直播。5月中旬,这座新办公楼终于对接种过新冠疫苗的员工开放。

我曾经获邀旁听过这种全体大会。事先没有人告诉我会议的内容。但不出所料,会议的话题与企业软件没有太大的关系。

贝尼奥夫邀请了一位神秘嘉宾,这很符合他的作风。旧金山市的市长伦敦·布里德现身会议现场。布里德是旧金山史上首位黑人女性市长(贝尼奥夫曾经为她的竞选活动慷慨捐款)。她在会上帮助贝尼奥夫向员工谈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两位最近从赛富时离职的员工指控公司的文化不利于黑人女性。

贝尼奥夫一直认为自己富有社会意识,是一位活动家,并且引以为傲。印第安纳州通过的一项法律被许多人认为歧视跨性别者,随后他取消了公司在该州的活动。他一直在为旧金山的一项议案积极展开游说,该项议案计划通过提高企业所得税,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和服务。

然而,去年春天在明尼阿波利斯,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谋杀之后,这种对社会问题的觉醒显得远远不够。随后引发的社会动荡除了关注警察滥用暴力以外,企业在争取种族、民族和性别公平方面的作用也引起了重视。

突然之间,许多员工要求公司做得更多,不仅要“朝着”提高团队成员的多元化和包容性方面努力,还要证明他们取得了成功,这让湾区最坚定的自由派领导者都倍感压力。

过去几个月,有两位赛富时的黑人女性高管从公司离职后表示,虽然赛富时喊着高尚的口号,但并没有比其他公司做得更好。这两位高管都公开了自己的辞职信,其中提到了对赛富时公司文化的诸多不满。

前设计研发部门的高级经理辛西娅·佩里在领英上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她曾经被一个人“恐吓、操纵、欺凌、忽视,并且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支持”。她在公开信中隐去了此人的姓名。

佩里写道:“在这里得不到机会。这里也没有人人平等。”

公司的前设计研发与创新经理维维安·卡斯蒂略在几周后也公开了自己的辞职信,其中呼应了佩里提出的一些指控。卡斯蒂略还列举了更多的例子,说明自己为了帮助赛富时执行多元化计划,被迫免费加班的情况,有些工作根本不属于她的职责范围。而且她说贝尼奥夫的文化,甚至他“挪用”夏威夷词汇的做法,都是空洞的承诺,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贝尼奥夫说这些指控令他措手不及,并且他很快便召开了全体大会,讨论这些问题。在与布里德市长的对话中,贝尼奥夫分享了自己的担忧。他表示,与其他许多领导者一样,他在种族和性别方面也有盲点。

贝尼奥夫请求道:“给我们提供一些指导吧。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来改善黑人女性的工作体验?”

布里德提供了许多经过证明卓有成效的建议,例如召开研讨会和提供偏见培训等,随后她提出了一些更深刻的建议:“我认为对每个人来说,重要的是要学会三思而后言。”

赛富时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和公司的首席慈善官埃博尼·贝克威思是当天全体大会的另外一位主讲“嘉宾”,她通过Zoom参加了会议。(她也是一位黑人女性。)

会议结束之后,贝克威思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说:“马克问我:‘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种问题?’这是因为美国公司现在可以讨论这些话题。以前的禁忌话题现在能够在任何场合下谈论。这也向我们暴露了公司内部需要解决的问题。”

内省与成长。赛富时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埃博尼·贝克威思表示,赛富时在种族方面存在“盲点”,与此同时,公司正在消化其最大手笔的一笔收购:由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领导的Slack。图片来源:COURTESY OF SALESFORCE

贝克威思表示,自从佩里和卡斯蒂略对公司的指控曝光之后,赛富时采取了若干举措,包括通过培训帮助员工更好地理解微歧视有哪些表现和感觉。

贝克威思称:“在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之前没有人谈论这种话题。而且,我也不确定作为一名黑人女性谈论这种话题是否安全。”

贝尼奥夫告诉我,他将这段经历视为一次机会。他可以重塑公司的文化,并为其他公司树立榜样。事实上,自从被两位前员工指责之后,贝尼奥夫便要求其团队更新公司保障公平的策略和计划。

他说:“我们并不完美。但我们愿意自我反省。”

最近几年来,他越来越重视自省。56岁的贝尼奥夫正在认真思考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在初春时节,他在后院向我表示:“我把自己的人生分为四个象限,现在即将进入第四个象限。”

有人曾经猜测,未来贝尼奥夫离开赛富时之后,可能会从政。但他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

他说:“我更擅长创作。我没有任何政治天赋。比如在我冥想或者谈话的时候,从来不会想到政治话题。”

现在他最关注的挑战是气候变化。他指向身后的海湾说道:“海洋面临的头号问题是酸化。”然后他飞快地列举了一系列统计数据,例如自第一次工业革命至今人类一共排放了多少吨二氧化碳、我们如何让3万亿棵树消失等各种令人沮丧的事实。

这是贝尼奥夫在人生的第四个象限希望重点解决的挑战。他还希望可以为其他商界领袖指点迷津。他一直在指导后辈创业者,而且他表示许多首席执行官经常向他征求意见。你能够想象,在他的那些项目中,贝尼奥夫肯定会利用一些明星的号召力。

音乐人Will.i.am说:“马克有时候会给我发短信,群组里还有马修·麦康纳和克里斯·洛克。他跟我、LL Cool J、威利·纳尔逊和纳尔逊的儿子有一个群组。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们可以聚在一起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而马克能够发现串联不同领域的好处。”

作为一位生活与舞台息息相关的首席执行官,这似乎符合他的风格。说到公司的快速增长,贝尼奥夫告诉我:“我从来没有想过公司会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说得很好,贝尼奥夫显然很清楚如何整体思考,但我想这一切或许早就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了。(钜富中国网)

译者:Min

最新:
  • 热读文章
  • 热门视频
活动
扫码打开钜富Plus App